他是“酱”门虎子杂牌中打出的抗日名将在建国后被错杀

2021-07-16 02:23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俗话说“父英雄儿好汉”,还有“将门虎子”,说的是父辈有才能,子孙也身手不凡。家庭环境对一个人至关重要,经常能影响一个人的成长,也可以说是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”。今天介绍的这位就是一位“酱”门虎子。

  他在军阀混战中一点点建功,最后成为高级将领,就这样一位军阀混战中走出的将领,在抗日战争爆发后义不容辞率部抗战,并且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战绩,在杂牌军中脱颖而出,成为战功赫赫的抗日名将。抗战胜利后,不是嫡系的他主动闲居,并没有参加内战,解放战争后期还立下大功,不过在建国后却被错杀,他就是柏辉章将军。

  柏辉章家原本是个农民家庭,住在遵义城外,但父亲跟人打官司,输了地无法生存,只好到城里租了一间房子做酱油生意,没想到因祸得福,酱油生意特别好,后来父亲更是把他送进讲武堂,这才有了后来的“酱”门虎子柏辉章。

  1921年,柏辉章进入贵州讲武堂第二期骑兵科,讲武堂毕业后在黔军任职,跟随周西成一步步升职,1927年柏辉章升任国民革命军第25军6团团长,1929年担任贵州省务川县县长,1932年担任第25军2师师长,1934年还曾在滇黔境内参加围剿红军。

  王家烈主政贵州时,柏辉章毅然和何知重103师一起“逼宫”,使王家烈主动让权,结束了贵州的地方割据,为国民政府建立抗战大后方作出了不可多得的贡献。1935年5月在贵州威宁接受中央政府改编为第102师,柏辉章被国民政府委任为第102师少将师长。

  1937年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柏辉章率部出黔参加淞沪会战,长途跋涉来到淞沪战场后,立刻在江阴布防,10月的时候,胡宗南的17军团下辖第1、 第8两军在蕴藻浜与日军激战数日,伤亡惨重。柏辉章率102师支援,但所属的607、612两团被胡宗南分调于第1、第8军 ,并要这两个团强渡苏州河,防守北岸最前沿阵地。102师部与609团部署于军团部附近作为预备队。

  102师听后非常气愤,认为被分割瓦解了,柏辉章显出了不可多得的大局观,并且命令外调的两个团要“服从上级指挥,如有动摇军心者军法从事”。这在当时各路军阀都以军队作为本钱的大环境下,还真让人不得不佩服。当命令两团强渡苏州河后,留归师部的609团也遭到日军右翼的侧击。柏辉章立即命令补充团迂回插入敌后,施展包围战术,与日军展开肉搏,终于击退日军,同时也解除了17军团的侧翼威胁。

  首战功成令胡宗南大感意外,他没想到102师能用所剩的两个团顶住日军的侧袭,于是将该师外调的两个团归还其建制,并称赞102师“奋勇克敌,显树战功”。柏辉章是个非常有想法的将领,在日军海陆空三位一体的打击下,他采取白天避战,www.13256c.com,入夜夺取阵地的方针与敌周旋。102师用这个战术,在近一月的拉锯战中,始终固守原线,使日军未能前进一步 。

  日军在杭州金山卫登录后,国军下达了总撤退的命令,柏辉章临危受命,率部阻击日军掩护友军撤退,从当初出黔时的九千多人到现在仅剩3000余人。香港管家婆玄机图跑狗图,南京沦陷后,102师抵达陕西宝鸡整训,该师除了变换德国和比利时装备外,还增设了战车防御炮连和迫击炮连、辎重营各一个,又补充了新兵,兵力恢复到七千多人,按装备来说,102师已经接近于蒋介石的中央军水平。

  1938年5月,柏辉章率部支援徐州会战,不想等赶到的时候,徐州已被放弃,再次临危受命担任断后任务,率部在砀山阻击日军。在日军的猛烈炮火下,苦手三日的102师摇摇欲坠,连忙向第8军军部表明情况,军长黄杰却封“砀山不必守,砀山不可失”的模棱两可的电报。

  柏辉章气得破口大骂,认为掩护徐州友军撤退的任务也已完成,不能让跟随自己多年的袍泽作无谓的牺牲,也为了给102师留点种子,他甘冒军法率部突围。战后102师仅有残兵2000人,其中第304团团长陈蕴瑜阵亡,柏辉章的胞弟柏宪章也因运送弹药赴前线时阵亡,蒋介石、李宗仁、冯玉祥纷纷为抗日忠魂题词。

  没多久,日军101、106师团进犯南昌,102师发挥了山地作战的优势,304、305团向日军强袭,双方伤亡颇重,柏辉章急以306团增援,并亲临前线督战,挽回颓势。柏辉章坚持己见,并派遣102师精锐,由柏辉章亲自指挥,绕行至日军赖以为犄角的乌石门左侧高地,并于次日拂晓占领高地,指挥全师猛攻成功。

  日军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守万家岭,这才有了后来彪炳抗战史册的“万家岭大捷”。战事告一段落之后,102师在景德镇修养,因减员严重,不得不就近补充,从此,102师已不再是全黔籍官兵组成的部队。1939年3月24日,日军再度进犯南昌,柏辉章再次率部参战,立下大功。

  柏辉章此后又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,战后受到了蒋介石和薛岳的表扬和嘉奖,因功升为第4军副军长兼原师长职。第二次长沙会战爆发后,102师首当其冲,面对蜂拥而上的日军,各处吃紧,每当前线告急时,柏辉章就用“采取近战肉搏,你如后退,就提头来见”顶回,紧急时刻亲自率部肉搏。

  第二次长沙会战,102师损失惨重,仅存官兵600余人,牺牲损折九成以上,柏辉章看着战士们说道:“自抗战以来,在历次战役中,我先期出省的家乡子弟兵几乎伤亡殆尽……请记住第二次长沙会战,新墙河边有我102师光荣。”

  102师得到补充后,再次参战,后来又参加了第三次长沙会战,1943年5月的时候,第4军军长欧震调升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。论资历、战绩,理应由副军长柏辉章升任,但结果却是59师师长张德能升任军长,只因张德能是张发奎的侄子。张德能为便于指挥所属的几个师,尤其是主力102师,便将柏辉章调任赣南师管区司令,从此淡出抗日战场。

  抗日战争胜利后,柏辉章挂着国防部中将的虚职,闲居上海,解放战争后期更是利用军队中的关系为解放中国努力,但在1952年被错误处决。身经百战死里逃生,荒唐年代却在劫难逃,只因不想参加政协,可悲可叹。